作家陈岚发36条微博谈庭审,眼癌女童眷属状师:她在带节拍

8月14日18时许,小凤雅家人诉陈岚名誉侵权案结束了长达9个小时的庭审。小凤雅家人是否诈捐和废弃医治、陈岚发微博行动
是否构成侵权等问题成为双方争议的焦点。双方均默示不接受调解,该案未当庭宣判。

王凤雅生前与母亲合影

庭审结束后的当日19:22,陈岚收回第一条评论庭审的微博,遏制8月16日上午10时,陈岚共公布36条关于此次庭审的相干
微博,内容涉及庭审现场细节、指出对方状师不足、表达己方观点等。

8月15日晚,陈岚公布微博长文《凤雅案庭审记录:出庭揭开无数谜团》。在该文中,陈岚称“凤雅家人无法出示相应的用于凤雅医治的医疗费单据、王太友怀疑爱心人士是北京儿童医院的医托、杨美芹到外科医治抑郁症、小凤雅家庭收入成谜、被告状师无差别攻击爱心人士”等,激发舆论宽泛关注。

陈岚公布的微博

对陈岚庭后持续公布相干
微博的行动
,被告小凤雅家人署理状师、北京盈科(上海)状师事务所专职状师施晓俊认为,陈岚该行动
“在微博上带节拍”,“她已经一年多不评论小凤雅的事了,庭审后又火力全开。我剖析,就是她心虚。”

施晓俊默示,关于小凤雅家人是否诈捐、弃疗等争议,当地公安机关已做详细调查,其实不存在上述问题;关于陈岚此前公布相干
涉嫌侵权微博行动
,“她微博的言论主要集中在两方面:一,报假警说家人优待孩子、废弃医治,最严重的是说,这类优待丧失导致殒命的话,就是故意杀人;二,用侮辱狠毒
的语言诽谤王太友一家。”

关于证据问题,“我们提交证据有四组,每一组证据都是由五份证据或八份证据组成,也就是说每一组证据是很多个证据组成的。”施晓俊说,对方状师亦对证据进行了质证。

红星新闻此前报道,在所有微博中,争议最大的一条微博内容是陈岚认为王凤雅一家诈捐,网络公然报警。对此,陈岚的署理状师计时俊认为,宪法庇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公民有对社会事件监视自由,他们有举报犯法
线索的义务。对王凤雅家人的举动,陈岚的措辞都使用了“疑似”,且提到指望公安机关参与
,早日查明案情。“从这几个角度来看,这就是一份纯粹的报案信,而且这个报案行动
当中,也不对王凤雅的家庭造成任何毁伤,对王凤雅的父亲母亲是用王某来代替的。至于王凤雅的家庭住址等私人信息,都是王凤雅的母亲,在各类网络求助中本身公布的。”

计时俊默示,“我认为对方胜诉的可能性其实不大,法院判决认定的应该是法律现实,而非舆情。”

(原题为《陈岚连发36条微博谈庭审凤雅家人署理状师:她火力全开带节拍》)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pathpo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