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修例风云中暴力乱港实录

自6月以来,香港反对派和一些保守权力借和平游行聚会之名,进行各类保守抗争运动。虽然特区当局已屡次默示勘误《逃犯条例》事情已完全中止,但他们继续以“反修例”为幌子,得寸进尺、无以复加,暴力举动
不竭降级,社会涉及面愈来愈
广。这些人肆意践踏法治,歹意
破碎摧毁社会次序,搞得香港乌烟瘴气、动荡不安。一些人以至地下宣传“港独”,喊出“收复香港、时期革命”的口号,包抄和打击中央当局驻港机构,肆意凌辱国旗、国徽和区徽,地下应战国度主权和“一国两制”准绳底线,其气焰之嚣张、举动
之恶劣,令人发指。

包抄警总,打击立法会,肆意应战管治权威

在一些别有用心人士的煽动下,从6月起头的游行屡屡演化为暴力抵触,其举动完全超出了和平游行请愿的范畴。保守份子有结构突击差人事情起头产生
,差人总部两度被包抄,当局部门遭到干扰,特区立法会大楼更遭到重大打击和鼎力大举破碎摧毁。保守份子肆意破碎摧毁法治,应战特区管治权威。

6月9日,有请愿者发动“反修例”游行,10日清晨保守份子意图打击特区立法会,并梗塞周边途径,突击差人。突击者结构严密、分工明确,有人在前排充当“攻击手”,有人专责“设防”,有人担任通信员,传递警方位置信息。保守份子叠高铁栅栏推向警方防地,向警员扔掷雨伞、水瓶、铁枝等硬物,以至有人企图掠取警员佩枪。事情招致8名警员受伤。

6月12日,保守份子先是并吞金钟一带街道不法聚会,厥后有结构地打击警方防地,更以砖头、自制铁矛等武器袭警,造成22名警员受伤。至深夜,保守份子仍集结在立法会一带,更扔掷自制燃烧弹。警方表现禁止,但有人不竭打击防地,警方迫不得已运用恰当武力驱散请愿人群。

6月21日,在特区当局已宣布中止勘误《逃犯条例》的情形下,保守权力仍降级举动,包抄差人总部,有人向警总外墙扔掷鸡蛋,有人涂污外墙,有人用“水马”、铁栅栏梗塞各出入口,大闸被铁链锁上,闭路电视被胶带、雨伞等遮挡。向警员淋油及运用激光射警员眼睛。有反对派议员到现场助威。当日,还有保守份子流窜至位于湾仔的税务大楼、入境事务大楼,梗塞各出入口,阻碍市民运用公共办事;厥后前去当局合署、高等法院大楼继续梗塞举动。据记者现场观察,保守份子在湾仔、金钟一带配置了多个物资站,派发头盔、眼罩、盾牌、食物、水及医疗用品等。

6月26日,保守权力煽动请愿者第二次包抄差人总部。铁马封门、激光射眼、漆涂监控、涂写粗口、高声喝骂,强拆公共木椅的木条作武器,拆掉“香港差人总部”水牌的局部字母和笔画。有反对派议员再次到包抄现场助威。除包抄警总外,网上还出现“起底”警务职员个人资料的不法举动

7月1日,本该是香港各界人士纪念回归祖国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的喜庆日子,恶徒们先是集结梗塞途径,打击警方防地,向警员扔掷不明腐蚀性液体。在围堵当局总部后,极其保守份子突然以极其
暴力的手段打击特区立法会大楼,用铁棍、铁箱车破碎摧毁大楼玻璃外墙,用带有毒性的化学粉末攻击差人。他们强行闯入特区立法会大楼,在里面鼎力大举破碎摧毁,损毁肃穆的议事厅和特区区徽,在主席台上地下撕毁基本法,展示象征“港独”的龙狮旗,更煽动成立所谓“临时当局”。

多区扰乱,制作事端,重大破碎摧毁社会次序

进入7月,事态进一步降级。保守份子在香港多区蓄意制作事端,或不法集结或不法游行。他们将暴力魔爪伸向社区,干扰市民正常糊口,歹意
突击警务职员,肆意破碎摧毁社会公共次序,重大损害香港法治。他们的暴力举动
令人发指。

7月6日,请愿者在屯门发动所谓“收复屯门公园”游行。期间有请愿者与包孕老人在内的住民产生
多起争执,有正常运动的住民不堪干扰,躲入公厕避难,被困绕近两小时,最初由警员护送脱离;还有男子遭人泼液体并拳打脚踢。入夜后,有保守份子占据马路,包抄屯门警署叫嚷指骂。不少当地屯门住民默示不满,直指这些请愿者是真正骚动扰攘侵犯社区安宁的破碎摧毁者。

7月7日,请愿者发动九龙区游行,致使高铁西九龙站全日客流量大幅下跌,港铁称,当日约3.1万人次搭乘高铁进出西九龙站,较平日周末平均客量狂跌50%。游行中止后,保守请愿者当晚在尖沙咀多条途径上不法集结,壅塞交通,与警方对峙叫嚷。有市民不满堵路,上前理论,遭到保守请愿者围攻。作为旅游购物区的尖沙咀受游行打击,大局部商户提早关门,广东道上许多名牌店外人潮不再。

7月13日,有人以“反水货客”为名发动所谓“收复上水”游行,但游行最初演化成暴力抵触。保守份子肆意撤除
附近铁栏,梗塞次要干道,以雨伞、铁棍等围殴警员,还有警员被疑似有毒刺激性粉末及腐蚀性液体突击,事情中至多有16名警员受伤。有路过的无辜市民被指拍摄保守份子容貌,遭到拳打脚踢。区内大批店肆落闸停业,生意大受影响。入夜后,保守份子转往区内商铺扰乱,把药妆店门口的货色扔向店内,还有店肆招牌被拆毁。厥后警方依法展开清场举动。

7月14日,保守份子在沙田再次使出“先游行,后攻下”的手法,暴力袭警,举动
极其恶劣。保守份子不但
拆下附近雕栏,筑成三角形的“铁栏阵”作路障,还用削尖的竹枝作武器;还有保守份子从高空向空中的警员扔掷砖头、雨伞等杂物。在沙田新都会广场,保守份子与警方产生
激烈抵触。一名便衣警员在电梯上被恶徒踢倒,滚落到空中,厥后保守份子一拥而上,围殴警员,并从墟市高层向增援差人扔杂物;在新都会广场另一位置,有恶徒用雨伞突击多名警员;还有十多名防暴差人被保守份子包抄,被拳打脚踢……事情中,至多有十名差人受伤,有的被硬物击中倒地晕厥,有的面部及眼部骨裂,更有手指被咬断,血肉模糊……

7月27日,在香港警方明确发出反对通知书的情形下,仍有局部人士前去元朗地域,举行不法游行聚会并闹事。多数保守份子违法堵路,壅塞交通;困绕警车,打烂车窗,以凌辱字句涂污车身。为避免保守份子与村民抵触,警方在各村口设防,有保守份子以粗言搬弄辱骂警员,厥后扔掷砖块、铁通等硬物,暴力打击警方防地,企图闯入村内扰乱。还有保守份子包抄元朗警署,报案室被迫暂停办事。不法游行期间,有反对派议员加入为暴力护航。

7月28日,保守份子以在中环举行聚会为名,进行不法游行,保守份子在港岛中西区令港岛交通重大碰壁。在港岛西区,保守份子掘起路面砖块、拆下街边铁栅栏、挪用渣滓桶等配置路障,破碎摧毁附近路牌和灯柱,在多处路面放火,更自制“火焰车”打击警方防地。有人配备弓箭、燃烧弹等高杀伤力武器,有人在小巷暗处以弹弓向警员发射硬物,还有人从高处扔掷砖块、路牌等“空袭”警员,暴力再次降级。

打击中联办,地下辱国,触碰“一国两制”准绳底线

在近期的游行请愿和暴力运动中,一些极其保守份子明目张胆地围堵、打击中央当局驻港机构,凌辱国徽国旗,地下应战中央当局权威和国度主权,肆意冒犯国度及民族肃穆,触碰“一国两制”准绳底线。

7月21日,局部保守份子参加当日下午游行后,在港岛金钟、中环一带并吞马路。厥后一些极其保守份子前去西环,围堵、打击香港中联办大楼,向国徽扔掷鸡蛋、墨水以及黑色油漆弹,污损肃穆的国徽,又破碎摧毁中联办的安防设施,涂写凌辱国度、民族肃穆的字句,以至狂言成立所谓“临时立法会”。警方早晨清场时,保守请愿者在上环一带扔掷发出烟雾的燃烧物品、不明粉末、玻璃瓶等突击警方,还有人抢走警员的盾牌及在马路上放火。

7月28日和8月4日,局部保守份子企图
再次打击中联办。这两次企图
打击中联办的保守份子被防暴差人阻遏,图谋未能得逞。

极其保守份子地下搬弄国度肃穆的黑手并没有就此作罢。8月3日请愿者在旺角游行,但游行再次演化为暴力打击。期间,有数名蒙面黑衣极其保守份子在尖沙咀天星船埠扯下某建筑物前悬挂的国旗,扔入海中,并升起印有“港独”口号的旗帜,地下应战国度主权。8月5日,香港多区出现重大违法请愿及暴力运动,当晚极其保守份子再次到尖沙咀扯下国旗,扔入海中。这些恶徒堪称嚣张至极、丧尽天良。

恶徒的辱国罪状重大冒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法》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国旗及国徽条例》。《国旗及国徽条例》第七条规定,任何人公开及故意以燃烧
、毁损、涂划、玷污、践踏等体式格局凌辱国旗或国徽,即属犯罪,一经定罪,可处第5级罚款及监管3年。

在恶徒做出凌辱国旗极其举动
后,有不少香港市民自发专程离开尖沙咀天星船埠,发动守护国旗举动,举行升国旗典礼,严正谴责恶徒辱国罪状,并向国旗施礼。

暴力打击中联办和辱国事情产生
后,国务院港澳办、香港中联办、香港特区当局与社会各界齐声谴责极其保守份子的暴行。香港警方已于7月26日拘系一名涉案男子,其涉嫌刑事破碎摧毁
、不法聚会及凌辱国徽三项罪名。警方默示,考察仍在进行,不排除有更多人被捕。

处处干扰,暴力降级,将香港推入危险边缘

进入8月后,“暴”和“乱”进一步降级,保守份子举动
嚣张,无法无天。他们以所谓“游击”体式格局,处处流窜干扰破碎摧毁;发动所谓“罢工”,壅塞公共交通,故障广大香港市民正常上班;破碎摧毁公共设施,地下围攻多区警署、突击警员,不竭降级的暴力将香港推入危险边缘。

8月3日,局部保守份子借在旺角游行之名,偏离警方批准游行门路,分散多路在油尖旺地域展开运动式打击破碎摧毁。保守份子两度梗塞红磡隧道,令香港岛与九龙间的往返交通陷于停顿;先后攻击或围堵尖沙咀、旺角及黄大仙警署,喷写辱警字句,措辞搬弄警员,用砖头、鸡蛋、油漆等杂物攻击警署,破碎摧毁警车,以至在警署门口地下放火。

8月4日,保守份子在港岛西、铜锣湾、将军澳等地进行鼎力大举破碎摧毁扰乱。肆意堵路涂鸦、围攻多间警署、再度以“快闪”体式格局梗塞红隧通道、流窜至金紫荆广场涂鸦雕塑等。记者当日在商铺林立、以往游人如织的铜锣湾商圈看到,随着保守份子的到来,临街商家纷纷落闸关门,大批游客及行人随即慌张脱离。在保守份子被驱散后,铜锣湾商圈遗下遍地渣滓,路障横行,满目疮痍。

8月5日,保守份子将干扰、暴力罪状大幅降级,由日到夜,分成多批,在全港多区发动干扰运动,鼎力大举破碎摧毁扰乱,以至做出极其违法举动
。香港十多个地域的公共途径设施受损,包孕路边雕栏和行人路的路砖被拆走、安全岛标柱被破碎摧毁
、途径设施被涂污、大批路口交通灯受损等;香港整体交通遭到重大影响,36条途径及红磡海底隧道一度碰壁,96条巴士门路需要暂停办事或更改门路,港铁有8条门路办事重大碰壁,有超过200个离港及抵港航班取消。记者走上街头发现,干扰运动对香港交通、餐饮、办事业造成全面打击,市民日常糊口重大受扰,民怨沸腾,以至激发抵触。

8月5日及次日清晨,保守份子“兵分多路”,突击全港多区至多十间警署。在警署外涂鸦辱警字句,向警署和警员扔掷硬物以及汽油弹、燃烧弹等,用可伤害眼力的“激光笔”映照警员,破碎摧毁警车,在街道、警署和多处建筑物等地放火,剪断电线。

11日,在多区的不法聚会中,有暴力请愿者破碎摧毁公物、梗塞途径;围堵警署,以激光、砖块突击警务职员;更有暴力请愿者扔掷汽油弹,令警务职员受伤。

13日晚、14日清晨,在香港国际机场产生
了骇人听闻的暴力事情。在机场不法聚会的局部保守暴力份子对两名内陆住民实行了重大的人身伤害举动
。13日20时许,他们先是不法禁锢了持因私往来港澳通行证到香港机场送人的深圳住民徐某,用索带将他绑上,用镭射枪映照眼睛并虐打,致其晕厥,在救护职员加入后,又百般阻挠救助。最初在警方的协助下,用时近4个小时才将徐某解救。此间,他们还围殴了一名警员,掠取其警棍。14日清晨时分,保守暴力份子又以疑惑《环球时报》记者付某假扮记者为名,将其双手捆绑并围殴,致使付多处受伤。

据记者观察,目前保守份子的配备日益齐全,配有头盔、眼罩、口罩、木制盾牌、雨伞、行山杖等配备,有的以至穿戴防毒面具、战术背心、迷彩服等军事化配备,全部
事情背后有缜密的策划。

经过一连串暴力事情,近期保守份子暴力烈度不竭提高。面对警方驱散,保守份子不但未有四散,有时更主动打击警方防地,并以多种武器反击:中远距离时,扔掷砖块、燃烧弹、汽油弹、油漆弹,用可伤害眼睛的“激光枪”映照,用弹弓弹射硬物,更有人手持弓箭,以至在手推车上扑灭杂物火攻警方;近距离时,从高处扔重物“空袭”,近身时则用雨伞、铁枝、竹枝等攻击。

令人警惕的是,香港警方近期接连查获保守暴力份子的武器库。7月19日,警方在荃湾区一座工业大厦内查获烈性炸药TATP(三过氧化三丙酮)、燃烧弹、汽油、利刀、铁通等武器,拘系的多名嫌犯中有“港独”份子。近日,警方在沙田及天水围捣破疑惑与请愿有关的武器库,检获烟雾弹、汽油弹、弓箭等武器,拘系11人,其中也有“港独”份子。据了解,从6月9日至8月6日,在香港产生
的一系列请愿抵触中,香港警方已拘系589人,被捕者涉嫌不法集结、暴乱、袭警等罪状。

更令人警醒的是,西方反华权力与“反中乱港”份子内外团结,朋比为奸。在近期香港一连串保守游行请愿和暴力事情中,记者在多个现场发现,有外国人士出如今保守份子人群中,并与保守份子交谈。近日,竟有“港独”结构头目在港密会美国驻港总领馆官员。就在此次见面后的来日诰日,“港独”结构就在社交网站上扬言,在策动9月罢课。事实上,香港反对派和外乡保守份子与内部权力明里私下
的彼此团结早已是公开的秘密。美英等内部权力不但对修例风云中的极其暴力举动
听而不闻,用“自由”“民主”“人权”的冠冕美化恶徒,更是绝不避讳地频频上演“指手画脚”“召见汇报”的戏码。这种“奴才”和“狗腿子”间“耳提面命”“乞哀告怜”的主仆丑态显现无遗。

修例风云产生
以来,香港警方在蒙受伟大压力的情形下,坚守岗亭,无惧恐惧,执法非常专业、禁止,是维护香港社会治安的支柱,也是守住社会不变的最初一道屏障,无愧于世界上最优秀警队的赞誉。从6月9日至8月5日清晨,在执法举动期间,已有139名警员受伤。

回想这两个月来产生
在香港的重大暴力事情,不难发现,修例事情已经变质,正如不少香港人士所指出的,带有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如果任由“暴”和“乱”持续上来,不但
会危及香港市民的性命和财富安全,并且会毁掉特区当局的管治权威,毁掉香港的法治基石,毁掉香港的繁华
不变,毁掉“一国两制”,广大香港市民不会答应,全国人民也不会答应。

8月7日,国务院港澳办和中央当局驻港联络办在深圳共同举办香港局势座谈会,通报了中央关于不变香港当前局势的首要精神,止暴制乱,恢复次序,是香港当前压倒一切的急迫任务。

香港产生
的暴力事情是一切法治、文明、理性社会所不能容忍的。一切地下应战“一国两制”准绳底线、践踏法治肃穆、破碎摧毁社会安定、侵害公共利益的违法犯罪状为,都逃脱不了被追究法律责任的结局。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pathpoker.com